舒云止

这里是白黑,白黑啊!不过我也会写原创。

【反逆白黑】枢木朱雀的同居日记 完


1月1号      晴

难得的晴天,几日的飞雪终于停了。可还是很冷,明明都感冒了,可鲁鲁修还是想出门堆雪人,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过很少见到这样的鲁鲁修,难得娜娜莉让我回家照顾鲁鲁修,我当然要陪着他,寸步不离。

雪人没堆成,鲁鲁修太纠结完美了。雪球一定要是圆的,不能是椭圆,真的好难哦╭(╯^╰)╮就算我是体力笨蛋,也不可能把大雪球裹成完美的球形吧,那是电视剧里才有的。

当然我不敢说出来,不然我就只有睡沙发了QAQ

2月14日      晴

情人节,同居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鲁鲁修亲手做了巧克力给我,(*/ω\*)充满心意的自制巧克力,我在超市买的巧克力完全拿不上台面啊。

虽然鲁鲁修说他喜欢,可是总觉得有点对不起,等到白色情人节我会送一份最好的礼物(ง •̀_•́)ง

不过,今天有点奇怪啊。总觉得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可是又没有人在叫我,难道是鲁鲁修在家里非常想我,所以有了心电感应?

3月14日      小雪

明明已经初春了却又下了场小雪,果然是白色的情人节么。

今天,鲁鲁修答应了我的求婚!~\(≧▽≦)/~啦啦啦!!!

真是太高兴了,虽然已经住在一起了,可果然不够啊。想让他只属于我。我说过,会给他一份最好的惊喜!娜娜莉和大家也祝福了我们。

脸红的鲁鲁修真是美味啊●v●

不过,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有人在不停的喊我的名字,有些焦急,又很熟悉,是谁呢。

7月10日      晴

最近几个月老是在走神,为了那个声音。娜娜莉和鲁鲁修都很担心。要不是鲁鲁修,我都还记不起今天是我的生日╮(╯▽╰)╭

一桌子美味ˉ﹃ˉ都是我的,鲁鲁修果然是贤妻良母啊,娶到了他真的我的幸运。

当然美味的不只是饭菜,餐后甜点也是美味至极呢,堪称世间绝味✧*。٩(ˊωˋ*)و✧*。不愧是鲁鲁修啊!

9月28日上午

“已经过了一年啊。”娜娜莉坐在窗前,垂着眸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浅紫色的眼眸波澜不惊。

她的身后,是一张大床,床上似乎有一个人,可因为光投射不到,所以看不真切。

“我赢了,C.C.小姐”

“还没结束呢,还别这么早下定论。”

“是么,可,那又如何,反正无论如何赢家总是我。”

“你和鲁鲁修那小鬼一样讨厌,果然是一家人么。”C.C.皱着眉头。这样的娜娜莉让她不免想到玛丽安娜,那个疯狂的女人,同时也是她的朋友。娜娜莉和玛丽安娜,像又不像。

“谢谢夸奖。我是哥哥的妹妹,自然是一样,不然,我怎么能成为哥哥的妹妹呢。”

“你该长大了。”

“我现在还没长大么,我已经是能支撑一国的女皇了!如果长大的代价是失去哥哥,那我宁愿永远也长不大”

“娜娜莉,c.c.,你们……怎么在我和鲁鲁修的房间。”朱雀从床上坐起,翠色眼眸写满着不解。

“这个梦,好么,枢木卿。”娜娜莉似笑非笑,朱雀觉得娜娜莉很奇怪,娜娜莉,可从来不会叫的那么生疏。而且,梦?什么梦?自己有在做梦么?

“啊,不对,不该叫你枢木卿,该是zero大人。”

“怎么样,在梦里和哥哥有好好说话么。”

“你在说什么娜娜莉,鲁鲁修,不是一直都在么。”朱雀感到一丝慌乱,娜娜莉在说什么,为什么他听不懂,梦?鲁鲁修明明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啊。

“因为梦太美好所以忘了么!”娜娜莉的眼底掀起了巨浪,像是要把朱雀淹没,“哥哥,被你杀了啊!就在去年的今天。”

“怎么可能,鲁鲁修就在这里啊,娜娜莉,鲁鲁修就站在你身边呢。”朱雀笑着说,“你看,他在摸你的头发呢。”

娜娜莉睁大了眼睛,温暖的触感,让人想哭。娜娜莉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眼泪顺着脸庞滑下,一切话语,都化作了呜咽。C.C.揽住娜娜莉,轻轻的,一下一下抚摸娜娜莉的头发。

“鲁鲁修就在这呢,今天早上我准备早餐,虽然没有鲁鲁修的好吃。”朱雀笑着去了厨房,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

9月28日      晴

今天娜娜莉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鲁鲁修被我杀死了Σ( ° △ °|||)︴怎么可能,鲁鲁修就好好的站在我的身边呢。娜娜莉肯定是做了噩梦。

今天的太阳真是暖和呢٩(ˊωˋ*)و,不过早饭被鲁鲁修嫌弃了T^T,说是太咸,明明味道就很正常嘛。

不过,同居一周年快乐*罒▽罒*鲁鲁修最好了。

9月28日下午

“娜娜莉,枢木朱雀不见了。”C.C.平静的说。

“我知道了。”

“外面乱成一团。日本,EU,中华联邦都来过问了。”

“我会解决。”

“娜娜莉,你”C.C.抱着芝士君露出一个笑容“越来越像一个女皇了。”

“我是哥哥的妹妹,哥哥把世界托付给我,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你终于真正的长大了”

“枢木朱雀他。”

“我们不都知道他在哪里么。”

“是啊。”C.C.垂目笑了,“娜娜莉,你还欠我一百份披萨呢。”

你们在那边安好么!

                                                                    END

【反逆白黑】枢木朱雀的同居日记 01


军训时的产物,太阳只出了一天半,而小仙女我只用了十几分钟就被晒伤了QAQ

第一次写日记类型的文,可能有不对的地方,请见谅

☆☆☆☆☆☆☆☆☆☆☆☆☆☆☆☆☆☆☆☆

9月29号      晴

今天早上,是我和鲁鲁修同居的第一个早晨。鲁鲁修罕见的起的很早,给我做了美味的早餐。明明昨天晚上还说今天不做早餐的。

鲁鲁修真可爱。我去上班时要求鲁鲁修给我一个吻,他很害羞,答应了我的请求。脸红的他,让我都不想去上班了。

晚上,因为我要加班所以回家很晚,鲁鲁修在沙发上等我等到睡着了。听到我回来的声响,他立马就醒了,眼中有些血丝,很困,但还是为我热了饭菜,要等到我吃完,洗完澡,才肯去睡觉。我告诉他晚上不用等我,他却笑着说,不等我,我就不会吃晚饭,对胃不好。

我很开心,也很愧疚,从明天开始,我会尽量不加班,就算皇宫里的事再冗重,我也不想让鲁鲁修等我到那么晚。

10月29号      阴

同居一个月纪念日。

我特地请了假,不过因为我们的身份,我们不能随意外出,光女皇的亲哥哥,就会引发骚动,更别提加上我了,而且鲁鲁修这么漂亮,我才不舍得让别人看他。

虽然只能呆在家里,但鲁鲁修兴致很高,做了很多好吃的菜,不过我还没有把鲁鲁修精心准备的东西吃完就因为皇宫有事而离开了,鲁鲁修有些失落,我不想去皇宫了,可鲁鲁修还是让我去,他说不想影响我的工作。

不过,我答应他会早点回来。娜娜莉需要我,可鲁鲁修更需要我呢。

12月5号      雪

“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呢,朱雀哥哥。我想看看哥哥。”

“现在就可以哦,娜娜莉。鲁鲁修在家里等着我们呢。他很高兴呢,你能去看他。”

朱雀非常高兴,窗外飘着雪,娜娜莉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悲伤,还有怜悯。

真是奇怪,为什么娜娜莉会露出这种表情。啊,一定是鲁鲁修会因为娜娜莉冷落我所以才会有这种表情。

“朱雀哥哥,哥哥他……”

“娜娜莉。”C.C.的清冷声音打断了娜娜莉接下来要说的话。

“C.C.小姐(C.C)”

“今天是鲁路修的生日,我来吃生日披萨。”

“是蛋糕!”

“披萨。”

“朱雀哥哥,你回家陪哥哥吧,我会晚点来的,和CC小姐一起。”

☆☆☆☆☆☆☆☆☆☆☆☆☆☆☆☆☆☆☆☆

虽然晚了一点,但CC和娜娜莉还是来了,鲁鲁修很高兴。对于CC想吃披萨他气愤不已,可还是去做了,谁让CC是鲁鲁修的克星呢。

不过,我不高兴了,鲁鲁修完全就忘了我!吃饭时也只帮娜娜莉夹菜,现在鲁鲁修去洗澡了,等会,我一定要让鲁鲁修好好补偿我。

12月25号      雪

圣诞节,新的一年要开始了。

我和鲁鲁修乔装一番,准备出门。鲁鲁修罕见同意我的要求穿了女装,真是太美了,我的鲁鲁修。

虽然很不愿意,可他也不想圣诞节也呆在家中。今天,也算是恋人的节日呢。

今天真是冷,就算穿的厚厚的,鲁鲁修的脸还是被寒风吹的苍白。

虽然心疼,不过,我很开心呢,因为鲁鲁修很开心。

【白黑】彼岸

真·渣文笔,人物(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人物)ooc严重

注意避雷,除了人名,基本看不出和朱修夫夫有什么事了

这是一篇正经的朱修文(大概)

基本上没有逻辑,也请不要纠结

如果以上都不介意,那就请放飞自我

☆☆☆☆☆☆☆☆☆☆☆☆☆☆☆☆☆☆☆☆

我,是妖,一只花妖。

我开在冥界,开在奈何桥边,开在三途河畔,开在忘川彼岸。

曼珠沙华,我的名字。

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花叶永不见。

我看着亡人喝下孟婆汤,走上奈何桥,重新开始一生,然后又重复着死亡。

如果不愿忘却前世,便踏入三途河,被怨魂噬咬千年,方能带着前世记忆重入轮回。我看过有人踏入三途河,可又忍受不住痛苦放弃。

有一天。来了一个非常弱的好看的男人。他的魂魄比别人弱,是生前病弱的人才会这样。如果他踏上奈何桥,我是不会记得他的,这样的魂魄,黄泉每天都有,可他却跳进了三途河。

每天被怨魂噬咬的滋味不好受,他本就薄弱的魂魄,变得更虚弱。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去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

他只是笑笑,不曾说话。我看到了他的过往,他的,恋人。

一个男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了一个男人,他愿意踏入三途河,那种痛苦,就算是妖也是忍受不住的。

我看到他的恋人喝下孟婆汤,开始新的一世。每次都是这样,我突然为他感到不值。那个男人,就没想过为他的恋人进入三途河么,就算一次也好。

他终日昏昏沉沉,他的身体虚弱,就算他撑住了,投胎成一个健康的人,也注定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身体比一般人差,那样,和病人有什么区别。

千年,对妖来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我而言,只是一个花期的结束。花败了,便是叶,曼珠沙华,注定花叶永不见。也许对别人来说,曼珠是曼珠,沙华是沙华,曼珠是花,沙华是叶,可我们从来都是一体,曼珠沙华就是曼珠沙华,不等花叶。

他重新投胎那天,便是我花期结束的那天。我突然想等着他这一世结束,看看他是否会幸福,毕竟这千年来,只有他陪着我。我延长了花期,为了一个与我不相干的人。

虽然没有喝孟婆汤,可他依然不记得前世,因为魂魄过于虚弱,他所做的,根本没用,最多会在梦中偶而忆起前世,还不如喝了孟婆汤,何必受这么多苦。

这一世,他的名字是鲁鲁修,他的恋人,不,他喜欢的人叫朱雀。

我以为,我会把花期延到几十年后。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十八年,我的花期只延了十八年。

比他上一世还要年轻。结局,比上一世惨烈,被恋人亲手送离。

他还是没有喝孟婆汤,他还是打算踏入三途河。他的魂魄,已经禁不起又一个一千年了。

在他踏入三途河前,我第一次化出人行,去找了他。

依旧是那个问题,为什么。

这次,他可以回答我了。

喜欢一个人,没有为什么。

“可他没有一次为你踏入三途河!”

我终于把我的怒气发泄出来。我为他感到不值得。

“我骗了他。他问过我会不会进入三途河,我骗他不会,我会直接转世,所以,我不想他入三途河,痛苦我受就好了。我来续我们的缘。活着时是我欠他,所以死后我来还债。”

然后,他又踏进了三途河。

我不知为什么流泪了。花是没有心的,流泪就会伤元气,所以,花草从不轻易落泪。

我伤了元气,我该结束花期了。可我还是想看看他的恋人。我想和他说句话。我强撑着继续延长花期,我以为我会等很久,我已经做好了还没见到那个人便死去的打算了,可我只等了十年。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们都那么年轻。

我在奈何桥截住了名叫朱雀的人。他不高兴我挡住了他。我问他知不知道他恋人的事。他却告诉我,鲁鲁修在等他,他不想让他等的太久了。

我看着他的神情,我懂了。其实他知道他的恋人在三途河中受苦。

“你不用装,你骗不了我,你明明知道的。”

我是彼岸花,我是曼珠沙华,我有着他们之间的回忆,悲伤的回忆,所以他骗不了我。

其实他也想入三途河啊,他想陪着他的恋人,他不想每一世恋人都比他先走,可他没办法,恋人之间,只能有一个人踏入三途河。

我告诉他,鲁鲁修再也撑不过这个一千年了。我可以帮他踏入三途河,可我不知道对不对,因为这要付出代价,不只是我,他们都要。我是无所谓,反正我已是强弩之末。

我送他入了三途河,看着他们相拥,看着他们消逝在三途河中。我流着泪笑了。我渐渐消失,曼珠沙华渐渐凋谢,终于结束了。

我叫曼珠沙华,开在冥界,开在奈何桥边,开在三途河畔,开在忘川彼岸。

我鲜红似血,铺满地狱。我承载的所有悲伤的回忆,我代表无尽的爱情,代表地狱的召唤,我多想只代表死亡。

他们,终将在彼岸相逢。

别指望我写糖,我的世界只有刀和玻璃~\(≧▽≦)/~啦啦啦

火车晚点,要死,真的不眠了

【白黑】讨厌的笨蛋


本篇是C.C的视角

大概和前面的《谢谢你,爱过我》《对不起,我爱你》是一个系列

有点雷,ooc严重

大概又是一把带糖的刀

有C.C.单箭头鲁鲁

我不太会打tag

不介意就开始吧

☆☆☆☆☆☆☆☆☆☆☆☆☆☆☆☆☆☆☆☆

我活了很久,久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活了多久。我看过许多异性或是同性相爱。也见过爱的辛苦情侣。

曾经的我对爱情充满了渴望,也谈过轰轰烈烈的恋爱,可当他们知道我不老不死时,都变了。渐渐的,我也不再憧憬爱情。

我以为,我的心已经死了,在时光中渐渐死去。直到我遇到了他,我好友的儿子。

说起来,我算看着他长大的。明明我一开始只是把他当小屁孩,可我却不由自主动了心,就算我知道,他爱的是他的竹马。

我给他力量,让他实现我的愿望,我的愿望好几百年都没变过,杀死我。我一直深信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也是唯一的愿望。

就在我愿望将要完成时,他告诉了我真正的愿望——被爱。

我想起来了,我真正的愿望。在时间的洪流中,我忘记了这个愿望。我动摇了。我真的想死去,他告诉我,至少要笑着死去。

愚蠢的小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愿望。

夏鲁鲁和玛丽安娜的计划,在这一刻我便放弃了他们,比起昨天,果然。我还是想看到明天。

C的世界,他们两个第一次敞开话谈,我就在一边坐着,枢木朱雀并不笨,只是太固执。他已经知道许多事的真相,可他不敢说出口。

鲁鲁修依旧把一切往自己身上揽。计划,已经成型了,他的死亡,注定了。

我想,如果枢木朱雀能说出口,那么鲁鲁修至少会对自己好一点,可他们都是这么固执的人。

鲁鲁修对我说我可以离开,找一个新的契约者,实现我的愿望,我拒绝了。我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他还欠我一年份的披萨,还有,我是他的共犯,有些事情没有我这个魔女他做不到。

我最终看着他登基为皇,看着他封枢木朱雀为他的专属骑士。

两个笨蛋,明明互相爱着,却不敢拥抱。拥抱着,心却离得远了。

也许,这样我就有机会了。我这样想着。

他们做爱的次数很频繁,搞得我这个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魔女都没眼看了。我很想劝枢木朱雀别做太狠了,不然鲁鲁修会成为第一个死在床上的皇帝。可我知道,枢木朱雀也是为了鲁鲁修好,不这样做,鲁鲁修可能会过劳死。

毕竟,有次枢木朱雀外出巡视的那三天,鲁鲁修总共才睡了10小时,还是橘子卿哭着老泪纵横鲁鲁修受不住了才去睡了一会。其实我也很想让鲁鲁修睡一会,可是我端给他的加了安眠药的水他根本就不喝,我的信用有这么低么!

枢木朱雀对我说,我是鲁鲁修的盾,他是鲁鲁修的剑,斩断他的软弱。

是啊,你是一把剑,是一把斩断鲁鲁修软弱的剑,也是一把插在鲁鲁修心上的剑。无论我怎么保护他,你都能在他心上戳出伤口,且无法愈合。

实行计划的那天早上,我去皇帝寝宫看鲁鲁修,我怕枢木朱雀昨晚做的太狠,鲁鲁修今天会起不来。

我靠在门框看着枢木朱雀离开,把头转向躺在床上睡觉的鲁鲁修。我说人已经走了,你不用装睡了。

我看着他削瘦的身体上布满了吻痕,这算是我们最后一面了。

怪不得你要把皇帝服做成高领,满脖子吻痕出去会被所有人笑话。

面对我的嘲笑鲁鲁修罕见的沉默着没有接话,也罕见的没有恼羞成怒。

“鲁鲁修,你,后悔么。”

“后悔?呵,我从不后悔。”

“是么,那么,再见,鲁鲁修。”

“再见,C.C.”

转身时,我看到鲁鲁修流下了一滴泪。

不是不后悔,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过重来一次,鲁鲁修,也还是会这么做吧。

鲁鲁修突然叫住了我,把一个信封给了我,让我在他死后交给枢木朱雀。然后又让我算了,把信烧了。

我知道里面写的什么啊。自己的心意,可是你们之间,用苍白的字迹可以传达么。可也许,你们只剩这种传达方式了吧。

相爱,却敌对,最后一方要亲手了结另一方,被了结的那一方,杀死了另一方的心。

到死都要互相伤害不放过对方么?呵,还好我是一个局外人,所以我看得清楚,一直看得清楚。我,从来都没走进过他们。

我哭了。不是流泪,是哭了。哭和流泪的意义不同,这是我心死后,第一次哭泣。

当带着假面的枢木朱雀出现所有人面前时,卡莲会知道他们的计划,因为卡莲知道zero的真实身份。神乐耶也会知道,因为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鲁鲁修本质的一部分。

所以,我讨厌笨蛋,真的真的非常讨厌。我擦干脸上的泪,我不想参加葬礼,尤其是没有几个人的葬礼。

我要去旅游,鲁鲁修给了我黑卡,光买披萨还是有点浪费的。鲁鲁修那家伙,绝对设置了刷卡上限。

我收拾了为数不多的衣服,看到了鲁鲁修让我转交的信。虽然知道大概内容,可还是想看。

我最终还是打开了信封,里面居然是给我信。鲁鲁修早就知道我会打开的。黑卡可以无限刷,他没设置上限,让我注意点别吃多了,就算不老不死,也还是要注意。

大抵是一些啰嗦的话,我看完嗤笑。我好歹活了那么久,这些事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混蛋,真的很讨厌,我都哭过一次了,还想让我哭第二次!

还真是,讨厌的笨蛋。

【原创】命运微光 07


季月微站在璃羽光面前,伸出手,“钥匙。”

“诶?”

“你家钥匙,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

“!!!”

“不行,你是女生,怎么可以和男的住在一起。”

季月微抿了抿唇,站了一会,然后转身就走了,璃羽光愣了愣,季月微这是,有小情绪了?

其实说不让季月微搬去自己家是假的,毕竟看上去是个美人,可是,自己的母亲……哎,虽然常年不在家,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回来,要是让她看到有陌生女生在家,那母亲会发疯的。

璃羽光是真的确定季月微闹情绪了,自己和她说话,理都不理。

“哎,该怎么才能让季月微不生气呢?”

璃羽光从教室出来,看到季月微和季初辰在说话,脑子里“轰”的炸了。走到他们身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塞到了季月微手里。

“我家钥匙,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季初辰惊讶的看着璃羽光,表情有些微妙,季月微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似乎因为璃羽光的动作愣住了。

☆☆☆☆☆☆☆☆☆☆☆☆☆☆☆☆☆☆☆☆

啊啊啊,我刚才做了什么!!!

璃羽光抱着脑袋,哭丧着脸趴在桌子上。刚才太冲动,把钥匙给了季月微,他只带了一把钥匙,自己又不可能找季月微要回钥匙,这下,算是有家不能回了。

白皙的手中躺着一把小小的钥匙,璃羽光愣了愣,不解的看着季月微。

“还给你,你只是在置气。”

璃羽光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外表冷冰冰的季月微,内心也有温柔的一面呢。

“明天重新给我一把。”

当我什么也没说,璃羽光满头黑线。

不过,莫名有些期待呢,每天早上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季月微,而季月微第一个看见的人是我。

季月微表情略微有些冷然,站起身,离开了教室。

“你去哪?!”

“不要跟过来。”

头也没回,季月微的声音透着冷意。季初辰只是看了一眼季月微,便继续看他的书。

【反逆白黑】牵丝戏

脑洞来自歌曲《牵丝戏》,晚上听着听着听哭了。

ooc有

古代的,鲁鲁是朱雀做的人偶

☆☆☆☆☆☆☆☆☆☆☆☆☆☆☆☆☆☆☆☆

朱雀是技艺最好的傀儡师。

他有一个绝美的人偶,是他所制作的最完美的一个人偶,也是他做的最后一个人偶。人偶的肌肤看着像真人,带着恬静美丽的笑,有着黑色的柔顺的长发,妖异的紫色眼瞳,粉樱色的唇,穿着精致的紫色十二单。若不是人偶不会自己动,几乎所有人都会以为,那是一个真人。

朱雀给人偶起名为露露子。露露子的容貌是朱雀梦中的人的容貌,名字是梦中人的名字。自从朱雀梦到那个人时,他便忘不了。

世上没有那么美的人,朱雀特意去了中原的长安,向傀儡师学习了制作人偶,学会了牵丝戏,只为了做出那人的容颜,只为了让“他”能动。

平安京会牵丝戏的不止朱雀一人,可都没有朱雀那么出名。朱雀的牵丝傀儡戏被所有人赞扬,人偶的一颦一笑皆似真人,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时间越长,朱雀越发爱上牵丝戏了,不只是为了梦中的人了。

他喜欢他的人偶在他的操控之下翩翩飞舞,喜欢他的人偶巧笑嫣然。久而久之,朱雀都没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再出现他的梦中了。

朱雀把人偶当做自己的爱人,带着“她”四处跋涉。每当朱雀累时,人偶都是带着恬淡的笑,虽然没有自己的思想,不是真人,但朱雀总觉得,露露子是在抚慰他,朱雀觉得自己离不开人偶了。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朱雀认识了一个粉发的女孩,总是开朗的笑着,夸赞着露露子,赞叹着朱雀的牵丝傀儡戏。朱雀罕见的在这个镇子多留了几个月,女孩的开朗几乎让朱雀以为自己爱上她了。

人偶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心,不会痛,“她”不懂人的情感。“她”会有思想,只是因为朱雀,朱雀对“她”的“爱”。

朱雀最终还是离开了小镇,他还是放不下他的人偶,他的露露子,他想陪着他的人偶。

时光飞逝,朱雀也从朝气的青年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朽。

朱雀漂泊终身,无居无侣。他的身边只有露露子,他的人偶。自己老了,而人偶的容貌从未变过。心中有无名的怒火。若不是人偶,他会和常人一样,如今儿孙满堂。

夜深了,大雪纷飞,朱雀燃起了一堆火,看着人偶绝美的面容,朱雀又一次表演牵丝木偶戏。人偶巧笑嫣然,顾盼生辉,飞舞翩翩,如同真人。曲毕,朱雀抱起了人偶,目光温柔,脸上带着许久不曾出现的欣喜。

抱起人偶的同时,朱雀看到了破烂的冬衣,自己的一生花在了人偶身上了,而如今却连件冬衣都买不起了,而人偶依旧穿着精致紫色十二单,朱雀将人偶投进了火堆。

人偶站了起来,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自己动了,却是在分别的时候,朱雀的一切,人偶都看在眼里,如果自己的消失可以让朱雀幸福,那么“她”甘愿。

人偶依旧是那个表情。朱雀看见人偶自己动了,向他肃拜揖别,如同真人一般,脸上有着泪痕,突然,人偶笑了,朱雀愣住了,扑过去,而人偶已被火焰吞没。

朱雀将手探入火中,却什么也没抓到。火熄灭了,朱雀的手却奇迹的没有被烧伤。一抔灰烬,不知是人偶还是木柴,亦或者它们已混在一起。

之后朱雀做了无数人偶,面容都是一样的,都是恬淡的笑容,柔顺的黑发,妖异的紫瞳,粉樱的唇。可无论再怎么调整,再怎么雕刻,都不再是“她”了,都不是露露子了。露露子,被他丢进火里成了灰烬。

朱雀死时,怀里抱着一套精致的白无垢。那是他曾为露露子做的衣服。露露子穿着它时,是那么美,他心里曾不止一次想过,要是露露子是真人就好了,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一起,生老病死。

露露子除了白无垢,就只有那永远的紫色十二单,朱雀身边与露露子有关的便只剩这件白无垢了。

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我做你的木偶,我陪你,就算你厌烦了我,我也不会离开,再也不会伤害你。

不会……伤害你

☆☆☆☆☆☆☆☆☆☆☆☆☆☆☆☆☆☆☆☆

长剑刺穿了身体,鲜红晕染了白袍。

不会,伤害你。

有人在耳边低诉。

【白黑】对不起,我爱你


我是个笨蛋,明明写好了却被我删掉了【绝望】,因为忘记了,所以很多地方不一样了,但还记得大概。QAQ大家,就这样吧,不要嫌弃。

这个和《谢谢你,爱过我》是一个系列的,本来只打算写《谢谢你》的,想了想还是继续写了。

《谢谢你,爱过我》是鲁路修视角,这篇是朱雀视角。

《谢谢你,爱过我》链接在这(虽然可能用不着):http://shuyunzhi.lofter.com/post/1eb4320a_10c6def4

☆☆☆☆☆☆☆☆☆☆☆☆☆☆☆☆☆☆☆☆

那一天你问我爱不爱你,我没有回答。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们在一起,那么顺理成章,爱不爱从来没想过,所以当你问我爱不爱时,我噎住了。

你说不必介意时的表情那么淡然。你怕我在最后会手下留情,我说不会,因为……

我没说下去,我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因为什么?是因为这是尤菲的愿望。可总感觉不只是这样呢。

我离开了,我知道你在背后看着我,我不会回头,我需要想一想,好好的想一想。

我思考着,回忆着,尤菲占了我回忆里很大一部分。她的笑,她说的话,她的愿望,她的死,因为是你杀了她。

还有那个欺骗着我,不和我好好沟通,不相信我,还把我们过去的美好通通枪毙的你。你在我的记忆中,那么深刻,甚至超过了尤菲。

我发现不仅仅是因为尤菲,更因为那是你的愿望,你希望我这么做,我不会违背你的愿望。你自顾自的制定了这个计划,还把我也绑进去,甚至让我……杀了你。我想,我知道了答案。

终于到了这一天,就算做了无数次心理准备,在心里做了无数次演习,当我刺穿你身体的那一刻我还是哭了。我想擦掉眼泪不让你看见,因为你会担心。可我忘了,我带着面具。我看得到你,你却看不到我的脸。

你抬起沾满鲜血的手,想要抚上我的脸。我想感受你最后的体温,可我们隔着面具,这可恶的面具,它带走了尤菲,又要带走你。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心情说出来的,可是我觉得,我要给你一个答复。

爱过。

“谢谢你,爱过我。”你轻轻的说。

我看着你从高台上滑下,泪从脸庞流下。我听着娜娜莉绝望的哭声,群众高兴的欢呼声,心里咆哮着,不对,不对!不起这样的!

对不起,我向你说谎了。不是爱过,是爱,我一直深深的爱着你。

所以,

谢谢你,爱着我。

所以……

对不起,我爱你。

【白黑】谢谢你,爱过我

我问过你,你爱不爱我。你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我。我知道,在计划将要到尾声时知道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可我还是想知道,也许是害怕,怕就这样离开,怕你忘了我。

我笑着说不必介意,只是想着你会不会手下留情,让计划失败。而你只是轻轻的笑着,说绝对不会失败的,因为……

你没说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我不该存在于世,我的存在是个错误。

你走了,只留下背影给我。其实我知道,你爱的一直是尤菲,她那么温柔,值得被你所爱。所以就这样吧,这样我不会不舍,娜娜莉也交给你了,一切都拜托你了,虽然残忍,可这是你想要的赎罪。

可是好疼啊,真的好疼。早就知道了不是么。真的,好嫉妒尤菲,她有我想要的一切,我连娜娜莉都失去了,我还拥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要为了明天走下去,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这是最后的时间了,你站在我视线的尽头。我看着你躲过了子弹,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子弹伤不了你这个体力笨蛋,可还是很担心呢。

长剑刺穿胸口时,好疼,终于一切都可以结束了。我好冷,我把头搁在你的肩膀,和你挨得及近,想要在最后感受你的体温。

我抬起沾满鲜血的手,想要触碰你的脸,却只摸到冰冷的面具,真是讨厌这个面具啊。

你哭了么,如果哭了,这个面具可以挡住你所有的悲伤,可是,我更想看着你笑,你笑的时候,我也想笑。因为你的笑特别感染人啊。

就这样结束了吧,要结束了吧,可我还有些留恋,我还没得到答案,那个答案。

我突然听到了你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爱过。

是么,你爱过我。你真的很温柔呢,就算是个谎言我也很开心呢,谢谢你啊!

“谢谢你,爱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