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止

这里是白黑,白黑啊!不过我也会写原创。

分手了是不是该唱一首体面😂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用说抱歉😂

【锤基】你有没有见过他

嘿,你有没有见过我弟弟,他的头发是黑色的,眼睛是绿色的,像上好的绿宝石,委屈时眼睛会湿漉漉的。他看着像一个优雅的绅士,风度翩翩,他能说会道,笑起来很迷人,但喜欢恶作剧。

如果看到他了,请帮我转告他,我在找他。

帮我转告他,我很想他,也许我并不是那么信任他,但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帮我转告他,我想让他回家,回到我身边。

帮我转告他,等他回来,他所有的恶作剧谎话我都可以不计较,只要他回家。

请帮我转告他,我爱他。

哦,抱歉,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Thor,我弟弟叫Loki,见到他了请一定要告诉他我说的话,对了,他是个小骗子,说的话你不要太相信。

还有,如果他不肯回家就告诉他,我会一直找他,直到找到他为止,要是还不肯回家。那个时候我也许会忍不住动手。

线索?没有耶,我找了很多地方了,他最爱的地方也去过了,没有任何他的踪迹,不过没关系,也许是我们错过了,我会一遍遍的找,除了他我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不会放弃。

谢谢了。

一个脑洞洞,锤基原剧情,但是这里的基妹没那么坚强,内心是个爱哭的小哭包,知道自己不是亲生时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知道从小到大奥丁的偏心是因为啥了,就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哭,但自己的所做被否定了还是忍不住哭了,不奢望奥丁能认同他的做法,但能对他点头,告诉他,你很好,但你的做法是错的,只要这样,就算被关起来也没什么,可是,就像雷神一结局一样,胆小的小哭包,松开了手,那大概是他到那时为止做过最大胆的决定,然后基本就是原剧情,就复联三,基妹对灭霸动手,明明怕得要死,明明怕的快要哭了,但还是忍住了,真正做了一生最大胆的事。就是那个小哭包保住了他哥哥的命,就同灭霸说的那样再也没有复活了,这次胆小的小哭包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后路,所以,我现在可以被认同了么,所以,我现在是你的骄傲么brother

谁说我们的小公主一定要是一个坚强的人呢,他是小公主啊,小公主本来就有想哭就哭的任性啊

【反逆白黑】玄武粑粑的游戏记录

也是迟到的父亲节礼物。

玄武粑粑小时候还是挺爱玩游戏的,看着自己操纵着游戏人物虎虎生威,开心的不得了。但当上了首相后就再也没玩过了。自从,他家那小兔崽子出生。

养儿子不就和玩游戏一样嘛,氪金,升级买装备,加技能点,然后,玄武粑粑开始了玩(yang)游(er)戏(zi)之路。

起名字,一年升一级,不停氪金,买装备,但是玄武粑粑就是想不通!!!!明明自己德智体美劳的技能点都加的挺完美的,也不偏,可是为何体的技能点越来越高,其他都在及格线。

玄武粑粑被气进医院好几次,都有了删号的冲动,但就怪自己没有建小号!!!!!!

“删不得”三个大字在玄武粑粑脑海中盘旋,差点又进了医院,玄武粑粑想让自家账号自生自灭,但又舍不得,哎呦,好气!!

后来请了个代练,自家账号的其他技能点终于上去了,看来代练没请错。

就在神装齐了,技能点虽然依旧偏的离谱,但好歹可以拿出来溜溜了。

可素,玄武粑粑万万没想到,这不单是个代练,还是个盗号的!!!!!!!!还把号盗去了国外!!!拿不回来了!!!

今天的医院,也有玄武粑粑的身影呢。

【反逆白黑】蛋卷爸爸的种花日记


虽说名字是日记,但不是日记哦

就当是迟到的父亲节礼物吧





鲁鲁出生那天,是蛋卷爸爸最快乐的一天,小小的,软软的身体,都说孩子刚出生时很丑,胡说!!!!他家小鲁鲁明明这么可爱。

然后蛋卷爸爸开始了艰(xing)辛(fu)的养花之路。虽说养儿子像打游戏,女儿才是养花,但是小鲁鲁就是花,一朵好看的稀世名花。

之后小鲁鲁就被宠上天了,蛋卷爸爸几乎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但,他的小花还是叛逆不爱他,离家出走了。

当真是“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儿(nv)叛逆伤透我的心”(´;︵;`)

就算如此,蛋卷爸爸也还是坚持不懈,锲而不舍,终于等到小鲁鲁成年,小花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怀中,然而............

那个叫枢木朱雀的混球,居然想连盆端走了他养了十八年的花!!!!!蛋卷爸爸差点没气到进医院。

但是好歹,盆留下了,花虽然被摘了,可还在身边。就算那个混球改了国籍也不能原谅!!!!!

【白黑】女王露露子和走狗雀

没啥逻辑的文,我自己都没想清楚

单性转,ooc有点严重

不么会接受的的话就不要点开哦



露露子很小时候出过一些事,导致精神有些问题,这个查查很爱女儿,就搬了家,搬到了朱雀家旁边,成了青梅竹马。

玄武粑粑和查查是老盆友,查查把露露子带到雀家,雀第一眼看见露露子,心跳快到不行,玄武粑粑知道露露子的事,所以灰常心疼露露子,就告诉雀要好好保护露露子,然后就让两只自己去玩了,也是联络一下感情。

露露子不说话的话看起来也是乖的不行,好看到不行,然后,露露子开口和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要不要做我的走狗。

雀:?????

露露子:我可是女王哦,我亲自点名让你做我的走狗是你的荣幸。

雀以为露露子在开玩笑所以答应了,然后露露子拉着雀去找查查和玄武粑粑。

我找到我的走狗啦,他同意了就是我的人啦

雀也点头,然后等露露子和查查离开后,就严肃的对雀说,露露子的精神有些问题,需要你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你答应了我就要送你去学习剑道武术这些东西,雀想着露露子的小脸同意了。

以为没啥难度,没啥幸苦的,然后学的第一天,就哭了,身上都是练习的淤青。

然后雀后悔了

回家的时候碰到了在门口等他的露露子,露露子看到雀身上的淤青,哭了,哭的比雀还惨,雀就慌了,露露子就说,你不要做我的走狗了,一边说一边哭。

然后雀就坚定了要做露露子的走狗,说他没事,为了保护女王陛下你,这些小伤没什么的

后来有人问过雀,你后悔不,雀如实说了,一开始就后悔了,但看到露露子为他哭了,他就觉得他值了

然后就一直这样,到了高中

查查知道露露子不可能去其他学校上学,所以很早就开了一所学校,和玄武粑粑一起办的,办了好久有了名气,然后露露子和雀还没入学,所有学生都收到了学校的通知,所有学生老师都要听露露子的话,露露子说啥就是啥,不听话的就开除,让其他学校不收你

学生没办法啊,查查和玄武粑粑势力太大了,说到做到,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露露子精神有问题,只是以为是个有公主病的大小姐。就当陪个大小姐玩,时间久了,自然有人不爽了

就扇和维蕾塔

他们都在学校里任课,对于要听露露子的话感到不满,但鉴于是校董说的不敢反抗

然后有一天露露子突然就犯病了,身边除了雀没人了,维蕾塔不小心看到了,就悄悄跟踪,发现他们来了市里最大的医院,还是去看的精神科,然后维蕾塔就知道露露子有精神疾病,回去和扇商量了一下,打算煽动学生来搞事,自己不出手

然后就有一天,一个同学终于忍不住,反驳露露子,说露露子有精神疾病,怎么可能做学校的女王,一个精神病人就该呆在家里,不该出来,就说让雀来管他们都比露露子要好

此时玄武粑粑和查查都不在,出门谈生意了,为了给露露子更好的生活环境

这些话是当着露露子的面说的,露露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精神上有问题,听到后,就崩溃了

雀把露露子抱在怀里,露露子在雀怀里哭,就有人劝雀说不要管露露子,你比他更合适管同学们,雀就一脸严肃的说:露露子不是你们的女王,但她是我的女王,我是她的走狗,她是我的女王,我永远的女王,然后雀就把崩溃的露露子抱走了

查查知道了生意也不谈了,直接飞回来了

露露子小时候因为玛丽安娜的死留下了心理阴影,潜意识不能接受,心里认为女王可以决定人的生死,所以认为自己是女王,这样一直到大

但因为扇和维蕾塔搞事,导致露露子又崩溃了,精神失常,连雀也不能接近了,谁接近就尖叫大哭吼闹

查查心疼露露子,不想把露露子送进冷冰冰的医院,虽然知道不对但还是舍不得,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大不了自己照顾露露子一辈子,就算自己死了,自己手下的财产也够露露子吃穿不愁一辈子了,而且手下的橘子叔忠贞不二,对露露子非常好,自己死了也可以放心交给他照顾

就这样一直耗着,期间雀接近露露子被疯狂的露露子抓伤了

后来雀是在忍不住了不管自己会不会受伤还是义无反顾去抱住了露露子,露露子又抓又咬,又哭又闹,雀不为所动,就抱着露露子哄她,说小时候的一些事,说他们一起的事

露露子对雀说的事还是有反应,慢慢就平静下来了,但还是哭,止不住的哭,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把你弄伤了,还说不要让雀做她的走狗了

雀第一次非常严肃的对露露子说:我是你亲自任命的走狗,你怎么可以不要我,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的那种

然后这边查查查到了是扇和维蕾塔搞的事情,本来打算不留余地做掉她们,之前查查是混黑道的但因为玛丽安娜的死给露露子留下了心理阴影,就彻底洗白了退出不干了

但因为这次搞事,导致露露子精神渐渐恢复正常,就手下留情,解雇了他们,把事压了下去,给女儿积德,虽然露露子能慢慢精神恢复是雀的功劳

然后就到了他俩可以结婚的年纪啦

雀给露露子求婚说,你愿意永远做我的女王陛下么

露露子就说,好的呀,我的走狗

走狗是露露子对雀的爱称,学校还是有人看上露露子的美貌追随她的,但露露子都叫他们随从,只有雀是叫走狗,其他人都以为走狗是对雀不重视的J I A N(拼音)称,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因为非常重视所以才会这样叫





半夜出门的呱呱,别介呀😭,我是想让你出门旅游,可不是半夜出门啊,你快回来!!!!

【反逆白黑】禁锢之花 01

人物严重ooc

有二哥×鲁鲁,注意避雷,不喜的话请不要点开。但这绝对是一篇朱修文!

大概是个非常大的坑QAQ

然后,对不起,万年背锅侠二哥又背锅了。

☆☆☆☆☆☆☆☆☆☆☆☆☆☆☆☆☆☆☆☆

柔软的大床上,“睡美人”静静的沉睡,乌黑如夜空般的发,珍珠一样白皙的肌肤,粉樱色的唇,他还和三年前一样美丽,像一朵洁白的玫瑰花,想让人捧在手心呵护。

“你要什么时候才会醒呢,我已经知道错了啊。”床边坐着的棕发男人握着“睡美人”的手,祖母绿的眼中,深情,懊悔,痛苦。

“睡美人”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棕发的男人“嚯”的站起,表情惊喜。



雨夜,窗外只有沙沙的雨声。

“鲁鲁修,天已经晚了。”

“知道了,皇兄可以离开了吧。”

“鲁鲁修,你知道的,我想抱你。”修奈泽尔带着那万年不变的温润笑容,比起温润其实鲁鲁修更想用虚伪来形容修奈泽尔的笑。

“是么,皇兄前天不是才抱过么。”

“那样无法满足我的,你得为娜娜莉着想。”

鲁鲁修的脸上的笑凝固了,娜娜莉。如果不是因为娜娜莉在修奈泽尔手里,自己无法找到,鲁鲁修早就带着娜娜莉离开了布里塔尼亚。

年幼失去了母妃的兄妹二人,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没有势力,没有母族的庇护,最后的下场要么悄无声息的死亡,要么,成为政治工具。

年幼的鲁路修和娜娜莉是幸运的,皇帝想将他们送到日本,成为人质,本来已经在所有大臣面前提出,可是,被修奈泽尔阻止了。他们也是不幸的,修奈泽尔,是个野心家,自己只是他所比较喜欢的玩物,他要用自己的所有,来换取娜娜莉的安全,就算要踩碎他所有自尊,为了娜娜莉,为了妹妹,他什么都会做。

修奈泽尔抱起鲁路修,鲁路修不发一言,表面是温顺的,愤怒却被死死压在心底。

除了每月一次的见面,鲁路修基本接触不到娜娜莉,他现在关于娜娜莉的线索一丝也没有。等找到了娜娜莉,他就会带娜娜莉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布里塔尼亚。

雨后的空气永远这么清新,玫瑰的花瓣上挂着水珠,黑发的皇子就站在花丛边,怀里捧着一束带着露水的玫瑰,小心翼翼的又剪下一朵玫瑰。

新晋的骑士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不敢出声,不敢呼吸,怕惊扰了皇子。

鲁路修抬起头,被不远处的棕色脑袋吓得后退了一步。那人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那个人显然也知道鲁路修看到了他,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鲁路修面前,带着天然的傻乎乎的笑。

“我是枢木朱雀,新晋的圆桌骑士,鲁路修殿下。”

不等鲁路修发问,骑士便自报家门,鲁路修看他衣服也知道这是一位圆桌骑士。

不过,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何时多了个新的圆桌骑士,果然,消息还是有些闭塞。

“新晋的骑士?我怎么不知道你,听你的名字,不像布里塔尼亚人,你是有什么功绩才能当上圆桌骑士的。”

“啊咯,”骑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有些凌乱的棕色卷发“我是因为父亲的缘故才得以成为圆桌骑士的,其实我是不想当的,可是我父亲偏要我来。”

“噗嗤”鲁路修捂嘴笑出了声,第一次看见这么坦诚的人,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傻乎乎的人,居然不想当圆桌骑士。

看见骑士傻傻的看着自己,鲁路修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了。

“抱歉,你的回答实在让我忍不住。”

“殿下,你笑起来真好看。”

鲁路修的脸瞬间染上一层薄红,咳了两声努力维持自己的形象。

“放肆,我岂是你能,调,调戏的。”虽然说的很有气势,但绯红的脸却让这番话变了意味。

“我没有调戏殿下!”骑士傻傻的回答“我是说的实话,殿下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比殿下怀里的花还要好看。”

鲁路修从没见过说话这么直的人,被骑士直白的话羞得直接落荒而逃。

【朱修/2017陛下生贺】恋爱这件事

今天是12月5日,距鲁路修和朱雀在一起还没满一个月,唔,好像又有一个月了,反正那天晚上朱雀告白时鲁路修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道怎么回的家,第二天起来也是懵的,感觉昨晚就像在做梦。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当时怎么答复的,为什么就答应了!!!明明他不喜欢那个体力笨蛋的啊,除了体力,什么优点也没有,额,不对,那家伙长的也不错,啊啊啊啊,重点不是这个,为什么自己恍恍惚惚就答应了。

咳咳,回到现在。鲁路修觉得自己和朱雀之间有点变了。不是友情变为爱情,是他们在一起后,朱雀似乎没以前那么爱粘着自己了。啊,不对,自己为什么要在乎这些,朱雀也有自己的空间,也不能时时跟着自己,明明就是个体力笨蛋,自己为什么要在乎!

可是………还是好不开心哦。鲁路修盯着手机屏幕,啊啊啊,十分钟了,朱雀还是没回消息,男人都是骗子,没追到手时把你当宝,追到了当草。枢木朱雀,你再不回我消息,我们就分手。鲁路修心里咆哮着。

“对不起,刚才在忙没看到。”

“没事的,既然你忙,那就不打扰你了。”

然后没了下文。

啊啊啊,该死的枢木朱雀,你居然真的不回消息了!!!连句再见也不说,你等着,我不会理你了!

“啊咯,这样,真的好么。”朱雀有些坐立难安,他已经预见到鲁路修发脾气的样子,虽然很想立即跑到鲁路修身边,但是,面前的人比鲁路修还恐怖。

“有什么不好的,让傲娇的小鲁鲁尝一下被冷落的感觉,然后发觉你在他心里是很重要的。朱雀君,可不能半途而废哦。”

“可是我怕鲁路修不要我了诶。”绝对不行,他好不容易才把鲁路修追到手,要是鲁路修不要自己的话,他可能会哭到死。

“不要担心嘛。鲁路修虽然聪明,但是对于感情方面很迟钝的。不然,你追了他这么久,他怎么没看出来。还把你当成好朋友”米蕾笑嘻嘻的说“要不是那天我建议你直接告白,你恐怕还得追一段时间。”

朱雀忧伤的垂下了头,会长的话很扎心,但是,一点错都没有。自从初中懂了对鲁路修的感情后,朱雀就一直在努力,但是鲁路修却跑偏了。什么最好的朋友,我相当的是你男朋友。

“东西准备好了吧,朱雀君,要加油哦。”

鲁路修想了半天,还是把朱雀约了出来,既然没感觉了。那维持那种关系也没意义了。但是,为什么胸口闷闷的。哼,才不是因为枢木朱雀那个笨蛋呢,只是因为天冷衣服穿厚所以才会胸口闷的。

朱雀从远处跑过来,顶着被风吹乱的棕色卷毛,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

鲁路修下意识的抬起手顺了顺朱雀乱了的头发,而后想到了什么放下了手。

“鲁路修,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么。”

“那个,就是,朱雀,我觉得我们还是……”算了吧。

“啊,对了,这个忘记了。”朱雀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原谅我没想好是啥)

“鲁路修,生日快乐。”

朱雀把礼物放在鲁路修手里,摸了摸鲁路修的头顶然后将人抱在了怀里。

鲁路修的脸立马变得绯红,原本要说出的话被噎在嘴里。

“对了,鲁路修,你刚才要说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叮嘱你最近太冷了,要记得穿厚一点。”

“鲁路修才是,手冰凉的。”朱雀看着鲁路修红透的耳朵,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呼,还好在鲁路修说要之前开口了,不然就歇菜了。

不过……

脸红的鲁路修好可爱,呜呜,果然,我的老婆全世界最可爱了。

☆☆☆☆☆☆☆☆☆☆☆☆☆☆☆☆☆☆☆☆

终于写完了QAQ,赶上了,赶上了。

陛下,生日快乐!!!

【反逆白黑】枢木朱雀的同居日记 完


1月1号      晴

难得的晴天,几日的飞雪终于停了。可还是很冷,明明都感冒了,可鲁鲁修还是想出门堆雪人,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过很少见到这样的鲁鲁修,难得娜娜莉让我回家照顾鲁鲁修,我当然要陪着他,寸步不离。

雪人没堆成,鲁鲁修太纠结完美了。雪球一定要是圆的,不能是椭圆,真的好难哦╭(╯^╰)╮就算我是体力笨蛋,也不可能把大雪球裹成完美的球形吧,那是电视剧里才有的。

当然我不敢说出来,不然我就只有睡沙发了QAQ

2月14日      晴

情人节,同居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鲁鲁修亲手做了巧克力给我,(*/ω\*)充满心意的自制巧克力,我在超市买的巧克力完全拿不上台面啊。

虽然鲁鲁修说他喜欢,可是总觉得有点对不起,等到白色情人节我会送一份最好的礼物(ง •̀_•́)ง

不过,今天有点奇怪啊。总觉得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可是又没有人在叫我,难道是鲁鲁修在家里非常想我,所以有了心电感应?

3月14日      小雪

明明已经初春了却又下了场小雪,果然是白色的情人节么。

今天,鲁鲁修答应了我的求婚!~\(≧▽≦)/~啦啦啦!!!

真是太高兴了,虽然已经住在一起了,可果然不够啊。想让他只属于我。我说过,会给他一份最好的惊喜!娜娜莉和大家也祝福了我们。

脸红的鲁鲁修真是美味啊●v●

不过,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有人在不停的喊我的名字,有些焦急,又很熟悉,是谁呢。

7月10日      晴

最近几个月老是在走神,为了那个声音。娜娜莉和鲁鲁修都很担心。要不是鲁鲁修,我都还记不起今天是我的生日╮(╯▽╰)╭

一桌子美味ˉ﹃ˉ都是我的,鲁鲁修果然是贤妻良母啊,娶到了他真的我的幸运。

当然美味的不只是饭菜,餐后甜点也是美味至极呢,堪称世间绝味✧*。٩(ˊωˋ*)و✧*。不愧是鲁鲁修啊!

9月28日上午

“已经过了一年啊。”娜娜莉坐在窗前,垂着眸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浅紫色的眼眸波澜不惊。

她的身后,是一张大床,床上似乎有一个人,可因为光投射不到,所以看不真切。

“我赢了,C.C.小姐”

“还没结束呢,还别这么早下定论。”

“是么,可,那又如何,反正无论如何赢家总是我。”

“你和鲁鲁修那小鬼一样讨厌,果然是一家人么。”C.C.皱着眉头。这样的娜娜莉让她不免想到玛丽安娜,那个疯狂的女人,同时也是她的朋友。娜娜莉和玛丽安娜,像又不像。

“谢谢夸奖。我是哥哥的妹妹,自然是一样,不然,我怎么能成为哥哥的妹妹呢。”

“你该长大了。”

“我现在还没长大么,我已经是能支撑一国的女皇了!如果长大的代价是失去哥哥,那我宁愿永远也长不大”

“娜娜莉,c.c.,你们……怎么在我和鲁鲁修的房间。”朱雀从床上坐起,翠色眼眸写满着不解。

“这个梦,好么,枢木卿。”娜娜莉似笑非笑,朱雀觉得娜娜莉很奇怪,娜娜莉,可从来不会叫的那么生疏。而且,梦?什么梦?自己有在做梦么?

“啊,不对,不该叫你枢木卿,该是zero大人。”

“怎么样,在梦里和哥哥有好好说话么。”

“你在说什么娜娜莉,鲁鲁修,不是一直都在么。”朱雀感到一丝慌乱,娜娜莉在说什么,为什么他听不懂,梦?鲁鲁修明明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啊。

“因为梦太美好所以忘了么!”娜娜莉的眼底掀起了巨浪,像是要把朱雀淹没,“哥哥,被你杀了啊!就在去年的今天。”

“怎么可能,鲁鲁修就在这里啊,娜娜莉,鲁鲁修就站在你身边呢。”朱雀笑着说,“你看,他在摸你的头发呢。”

娜娜莉睁大了眼睛,温暖的触感,让人想哭。娜娜莉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眼泪顺着脸庞滑下,一切话语,都化作了呜咽。C.C.揽住娜娜莉,轻轻的,一下一下抚摸娜娜莉的头发。

“鲁鲁修就在这呢,今天早上我准备早餐,虽然没有鲁鲁修的好吃。”朱雀笑着去了厨房,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

9月28日      晴

今天娜娜莉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鲁鲁修被我杀死了Σ( ° △ °|||)︴怎么可能,鲁鲁修就好好的站在我的身边呢。娜娜莉肯定是做了噩梦。

今天的太阳真是暖和呢٩(ˊωˋ*)و,不过早饭被鲁鲁修嫌弃了T^T,说是太咸,明明味道就很正常嘛。

不过,同居一周年快乐*罒▽罒*鲁鲁修最好了。

9月28日下午

“娜娜莉,枢木朱雀不见了。”C.C.平静的说。

“我知道了。”

“外面乱成一团。日本,EU,中华联邦都来过问了。”

“我会解决。”

“娜娜莉,你”C.C.抱着芝士君露出一个笑容“越来越像一个女皇了。”

“我是哥哥的妹妹,哥哥把世界托付给我,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你终于真正的长大了”

“枢木朱雀他。”

“我们不都知道他在哪里么。”

“是啊。”C.C.垂目笑了,“娜娜莉,你还欠我一百份披萨呢。”

你们在那边安好么!

                                                                    END